我的提案其實就是,法律希望不要來定一個標準,那我就是請各位能夠授權給大法官,能夠透過實務來慢慢發展出什麼時候、在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之下會受理。在美國,他們法律也根本都沒有定任何的一個標準,德國的裁判憲法書也都沒有法律定一個標準,那透過實務的累積,大家基本上也會慢慢知道說,大致上是有什麼樣的一個標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