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現在我們問題也是一樣,因為大法官目前在運作上,也已經有一個選案,並不是所有的抽象違憲審查都一律受理,是不是在這個所謂的,就算是把剛剛那個部分立法化,或者是由大法官自己內部來運作,是不是也應該把抽象違憲審查,命令跟法律那個部分,是不是也一併放進來,作為一個選案的一致性的標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