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我並不贊同就是說,之前許院長又舉了509號解釋例子,他說509號法規的部分怎麼處理,然後涉及認事的部分就是事實審,可是問題是我們既然是裁判的憲法審查,那就是這個具體個案啊,所以在我的看法,大法官你不是光看抽象的法規,你就是要看這個具體個案,這個509號的個案裡面,這個當事人跟這個當事人在這個案子裡面的爭執,你認為,普通法院的法官適用法律,有沒有違反憲法的意思?所以我認為,你牽涉到具體個案,而不是抽象的法規的時候,具體個案的認事跟用法是分不開的,我個人認為是分不開的,那剛才吳委員,吳巡龍吳委員講說不會撤銷發回,當然會啊,怎麼不會?我今天提供的例子可能沒有時間講,撤銷發回來九次了,怎麼沒有?當然會啊,將來大法官如果做了決定說,這個案子有問題,撤銷發回,我心裡就想,請問要發回給誰?發回給終審嗎?最高法院嗎?那你大法官說法律,我這個事實有問題,所以我沒辦法判斷,我撤銷發回給最高法院,那你這個理由,最高法院不是也說你事實有問題,那我也有問題啊,我也是法律審啊,那我在發回給高等法院,那要幾審?那不就像李委員講的七審嗎?最高法院,那個大法官憲法法庭撤銷發回給終審法院,終審法院說,哦,你認為大法官認為事實有問題,那好,那我也認為事實有問題,我也再發回給高等法院,那要搞幾次?這就是我一直不太能理解就林明昕林教授還有李建良李老師都提到說,憲法的……,在德國憲法訴願都不做具體的判決,都是以撤銷發回,我就很難理解,既然你是以個案判斷,你不能光跟我講這個509號,,這個大法官言論自由怎麼樣,你應該講的是說,這個憲法言論自由的概念適用在這個個案,法官到底用對還是用錯?如果你覺得用對,那你就維持原來判決;如果你覺得用錯了,你就把原來判決翻掉,我認為是這樣,不應該在,我幾乎很難想像什麼理由,一定要再撤銷發回回去,如果你堅持說我是法律審,那你發回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說我也是法律審啊,那我也再發回給高等法院,那老百姓不就一天到晚撤銷發回嗎?這就是我的顧慮在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