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提一個確定的案例,就是說,未來憲法審查是用判決還是用解釋?因為這個部分會牽涉到我們現在談的自為裁判,因為是兩面,如果是判決的話,那它的空間當然就包括自為裁判,在邏輯上會包括在內,所以這個問題我是不是先確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