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希望以後「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變成「憲法法庭法」,以後我們全部都是讓它法院化,不僅是這一個,我希望在法規範的違憲審查,我們要全面法院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