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提到我們現在是強制代理,但是強制代理的範圍,是不是還要做一個更細部的討論?因為現在有些事實審的部分,非律師的代理其實在實務的運作上有出現一些問題,但我想大學教授當然是我們贊成的,但是範圍上如果是拉大到強制代理,除了律師、學界之外,可能還包括其他,這個部分是不是還要再做一個細緻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