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容我回應范委員的說法,我覺得這是我們過去形成的作法就是這樣,而且這問題可能不是只有大法官,因為我們現在所有法官,在這個問題上都沒有養成顯名的習慣。剛剛我非常贊成鄭院長講的,就是現在最高法院形成這樣子,確實最高法院最後一位列名的是主筆法官,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做法,內行人知道那是表達主筆法官的意思,但是不知道的人民看到了,還是五個人的判決書,不知道是誰寫的。當然,理論上來講的,都是五個人一起負責等等,但是這裡頭的確有責任的問題,像我們現在獨任制的法官,是的,很清楚判決書是他寫的,受命法官,因為知道誰是受命法官,會假設是受命法官寫的,但其實,我就不曉得會不會有可能是換了寫作的人,理論上來講、實務上來講,好像這種可能雖然很少,但是並非完全不存在,那當然一個判決本來就是要大家都應該負責,當然都有利弊啦,但是顯名制度,說實在話,一直都不是我們的目前的作法,我會提醒這個顯名制度好像不會只有在大法官適用,大法官當然應該適用,我個人是贊成的,那我覺得這應該各級法院都應該一併考慮才清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