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支持這個顯名制,但是就是顯名制應該不是單純那個主筆者名字讓大家知道而已,而是整個解釋對外的一個,一個結構問題。也就是說那個主筆的內容,不是只有理由,還應該我不知道就是未來的顯名是還包括結論,比如說主筆大法官認為合憲還是違憲,這個部分是他的意見,然後再來是說,支持這個合憲或違憲的大法官,其他大法官名字是不是也要,這個比例是不是要表現出來,那我覺得這個部分要有配套性的措施,那麼這個顯名才會有具體行為意義。那如果說,他只是顯示他的寫作風格,那這個基本上,或者我們只知道說,最開始這個版本是他寫的,可是最後的那個結論,就是那個合憲違憲那個結論,是看不出來那個整個大法官裡頭支持比例跟關係,那我想這個部分顯名的重要性就會降低,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