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確實這一個剛剛李委員還有鄭委員都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事情。這個似乎我們在這一次的跟大法釋憲程序的改革沒有提出來,也就是說是不是應該把大法官他對於每一個釋憲案,這個誰是支持那一個合憲的,誰是支持違憲的,我們到目前為止的確都沒有明白的這個公告,所以外界只能夠從哪一個大法官他有發表協同意見書,或者是不同意見書來知道,他是投贊成或反對票,但是也有一些大法官,他也沒有寫協同,也沒有寫這個不同,所以的確外界不清楚。那麼我個人的一個看法,我是支持應該是要把每一個大法官他的表決他的一個立場,應該要公告,那麼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說如果我們可以在這裡作為一個決議,那麼要求應該要公告,這我也非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