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透過裁判格式,裁判的寫作方式就可以呈現,比方說我們在討論比例原則,那麼哪一位大法官因為贊成或者是反對,這個這樣寫的話,就可以呈現他的那個決定的到底是決定合憲違憲,違反哪一個理由,合憲或違憲,就都會呈現,那這個你說他是評議過程也可以,因為評議過程當然不是鉅細靡遺,哪一個講那一句話,哪一個人嗆他什麼,不會是這樣。當然就是每一個決定的理由跟結果贊成反對的人是誰,然後有支持,因為通常都是,有一個人提出這個意見,然後其他的人同意。比方說我們看看那個英國貴族院的那個判決,他們其實就是這樣寫的,那這樣子對於他的同意的理由,反對的理由跟他的結論都會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