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談太細,不過有一件事情的確就是說,我們跟國外的跟美國的比較不一樣,我們這一個大法官的那個聲請解釋案,有時候他的一個聲請解釋,他是好幾個,好幾個法律的規範,所以呢在這種情況之下,可能在這裡就是說有部分合憲,部分違憲,那麼像這一個也的確就是說呢在技術上,這個是比較困難一點,不過我也是希望說這個是可以做得到的,哪一個大法官他就,哪一部分他認為是合憲,哪一部分他是違憲,這個區分都能夠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