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沒有特別意見,我只是說法制上來看,我記得我在處理這個問題也有這個類似的困擾,就是我們現在所有訴訟法,我們好像是寫言詞辯論,就我們訴訟法,因為我們將來那個大法官也要整個要有一個訴訟法,所以他也是屬於我們整個訴訟法體系之一,因此在用語上面,是不是因為一般的那個法院的那個言詞辯論也未必都是在吵架,所以這個我只是在提一個用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