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那個,很贊同那個林委員跟李委員的那個意見,我舉一個實證,就是在最高法院在進行言詞辯論的時候,他聽起來是法律言詞辯論。那實際上有時候兩方面辯論的結果,兩方面主張的法律都不被最高法院所採,所以並不是說一定有一方勝訴或者是敗訴,因為這個適用法律本來就是法院的職權,那關於到提高到憲法層次,當然是大法官職權,因為用辯論這個當然是有一個名詞是大家已經誤會到,一定有一個勝負的這個部分去,那其實用言詞審理或者是其實講究聽證或是什麼通通都可以,但我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