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也容許我提醒一點,我們現在的訴訟法,其實我的理解也許不對,但是我的理解其實訴訟法是比較,原來是英美法的規定。也就是分準備程序跟言詞辯論程序。這準備程序在英美法上叫discovery,這一個言詞辯論程序是trial,可是如果是分段審理的話其實根本不能精確地去分什麼是,就是說用大陸法系的分段審理的方式的話,那個準備程序跟言詞辯論程序是不明確區分的,當然我們現在講大法官的這個程序,那因為大法官講言詞審理,當然我其實會覺得這就像剛剛鄭院長講的,這其實是一個通盤的訴訟法制上的問題,我並不是說這裡不談,我建議這個題目在其他各組應該要一起,也應該要一起討論才對,談到訴訟制度的時候,因為我們今天畢竟是在講這個司法改革牽涉到所有的訴訟制度的問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