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各位,這個大法官的多召開言詞辯論這個也是我們個人的一個,我個人的一個政策,但是呢,基本上要不要開言詞辯論呢,我是希望說不要以法律來規定,把他定死,那這個希望說能夠讓這一個法院能夠,我今天這是一個也是算是審判的核心事項,那麼由法院來決定。那但是在法院來進行,像這個我當首席大法官,那麼我會盡量地去促成多多召開言詞辯論,但是我不是很清楚說,這個都一定要由法律來規定說,你非要行公開的言詞辯論不可。像在德國他也不是每一個案子都行言詞辯論,我是不希望說由法律規定說,大法官每一個案子都要行言詞辯論,我們現在是說言詞辯論太少了啦,這個我也同意,但是因為過去大法官之所以比較少行言詞辯論是因為三分之二的多數決讓大法官視言詞辯論而卻步。那麼如果是以後三分之二變成二分之一,我相信會增加開言詞辯論的這個頻率,可是我不認為說要有法律來規定說非要開言詞辯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