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補充院長的那個,有關德國的部分,就是他們法律是有明文規定所有的案子都要言詞辯論,但是他有一個但書在特定狀況之下可以不用,那這個50年來操作的結果是例外變成原則,也就是絕大部分都沒有言詞辯論,那少數言詞辯論,那這個也只是一個經驗,就是說他們法律是有明文規定,但是這個當然也涉及到這個效率跟這一個人員保障之間的一個角力關係,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