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是不是應該要言詞辯論這個應該在法律或者是言詞審理,應該明訂在法律裡邊,而不是在由大法官或憲法法庭來裁量。大法官或憲法法庭裁量就是要不要接這個案件,既然接了這個案件,那除非是明顯違憲,那就不開庭直接撤銷發回,那如果是有沒有違憲有疑慮的話,你不言詞審理聽兩造當事人陳述,要怎麼知道爭點在哪裡。像我一再提起93年台上2949就是最高法院不開庭審理,那沒有辦法聽到檢察官這邊的聲音,才做錯誤的判決,那錯誤的判決判下來就影響了10幾年,那這要怎麼處理。所以應該要,就是規定就是應該要言詞審理然後聽兩造的意見,除非是原審明顯的違法,違憲。那就撤銷發回給原審去照大法官的決定去做處理,報告完畢。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