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最高法院聽了檢察官,他還是可能做不一樣的決定,不過這是正當程序所必然的要求,就是原則上都要言詞審理,那麼說到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說是例外,我不這麼認為,我不知道這個李教授是不是有具體的數字,統計數字,我沒有,但是就我跟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法官討論的過程,他們認為這在他們是很經常的事情。而且決定受理或不受理都是要開庭的,那是不是因為在操作的上面,他們長期的會有一些,因為案件真的,其實法院裡面重大案件比例都很低,就他現在目前的法院,大概百分之五的案件,才真的是很複雜的那個案件,很多什麼竊盜或者是小的小的這些爭執,這個大廈公寓的爭執等等,很多的案件他的量很大。那因此他在運作過程就會漸漸地有這種比較,就是說比例上因此看起來好像不高,但是就那個,就你這件事情是原則上要做的這件的事,這點是沒有疑問的,行言詞辯論這是正當程序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