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的是規定,規範跟現實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說規範上面當然就是,言詞辯論就是這個憲法訴訟必要的正當程序之一,那麼之所以說這個是屬於例外,是從他受理案件量整個來做一個基礎去平均,去表現出來的比例。因為德國的那個憲法訴願或憲法這個裁判案子是非常非常的多,所以並不是每個案子都一定是辯論,但是呢,經常他們經常舉行言詞辯論,也是因為這個規定本身的這個關係,因為他是原審,所以他不開言詞辯論他必須要說明理由,也因為這樣一個規範上面的壓力,當然他們的那個言詞辯論的比例,當然相對來講是高的,那以上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