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我們現在,現在時間關係,可不可以允許我做一個比較那個快一點的方式,就是比照我們剛才談的那個聲請書的那個部分,我們是不是建議大法官應經,應常開憲法法庭公開審理,那個有關像譬如說,其實是制度上問題,像美國的那個他的最高法院的那個所謂的他都開庭,可是每一個人時間很多,大概最長30分鐘,如果30分鐘不是一個人講30分鐘,就是一個案子30分鐘,當長的時候也有到不只30分鐘,那看情形。所以他大概不是像我們想像中的那種開庭就是那種兩造的那個。他只是這樣聽。那德國我就不太清楚,不過他們應該也就是,應該是,時間應該沒有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