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不可以就是用他原來的文字,只不過是把那個言詞辯論那4個字稍微改一下。言詞審理常態化,還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