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法律來定的話,那就是我們以德國,跟德國一樣就是,原則上開言詞辯論,可不可以就是加一個原則上,那讓大法官在實務的發展有一點點彈性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