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比較困惑的就是,我們本來預定下一次要討論司法行政一元化,現在不曉得下次有沒有要討論,我的,對我來講,我就是,因為我想提供書面意見,但是我不知道下次會議前,我應該不應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