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要再跟大家提醒一件事,還有就是說我們現在15個是法定的,可是我們不排除在過去也曾經發生過15個大法官裡面最後只剩下10個,也就是說曾經有過,有5個就是立法院沒有通過或等等等,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那個三分之二就不能夠以法定那15個,二分之一不能夠以法定15個來計算它的分母,還是必須要以立法院通過我們最後剩下10個人,那我們必須要用那10個來算那個二分之一,所以就是說有很多情形我是覺得,我就是不希望說把它我們現在在這裡做一個決議,太細,因為還有很多我們沒有不可能就是現在想到的那麼就鉅細靡遺,目前就把它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