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例一休啦,不會衝啦,我們原則上還是上午,就是照正常情況,好不好,那這個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好沒有的話呢,我們就確定上次會議紀錄,然後順便也把我們增開會議的時間也確定,那我們就接著就今天的議程,好大家看今天的議程的話,裡面我們主要要討論兩個大的討論事項,第一個就是建構效能精實的法院組織與程序,裡面有兩個子題,一個就是民刑事上訴程序的改革,然後含強制辯護代理制度,那二的話就是終審法院成員員額及選任程序改革,那第二個大議題的話就是其實是應該是由司法院就司法政策權歸屬,那就是雙元司法行政系統的變革提出司法院就這裡面所談到的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和司法行政一元化,他們的研擬處置的方案,然後提出來然後我們來討論確定,那我們今天先就前面第一個大議題先討論,第一個大議題裡面的話我們就針對第一個子議題,就是民刑事上訴程序改革,含強制辯護代理制度,我們先就這個議題來討論,那裡面的話我們今天也很高興請到司法院的和法務部的代表,那針對這個議題先提出司法院的觀點和法務部的觀點,那是不是就請司法院秘書長司法院呂太郎秘書長先,然後再請林司長在來,那請兩位的話是不是都可以在三分鐘,因為這個,可以,那這個都是大家書面意見都已經拿到了,所以就我們就盡量把時間減少,然後大家如果對他們兩位的報告完之後,兩個一起報告完之後,我們在就他們的報告如果大家對這個報告的內容有問題再提出來,我們進一步再來討論好不好,那就請呂秘書長。

司法院呂太郎秘書長: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同仁,以下先就上訴程序的改革做簡要的報告,基本上我們的方向,是延續民國八十八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決議的方向來推動,也就是說我們希望建構將來的訴訟程序是一審,那是比較紮實詳細的,那麼二審就相對限制,三審比較嚴格,也就是說底部較寬上部較尖,然後法界通稱為金字塔的形狀,那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改革呢,最重要就是說在我們所有的司法程序其實是兩個重點,第一個是認定事實,第二個是適用法律,那在認定事實因為事實的認定靠證據,那證據是會因為時空的改變而滅失或模糊,譬如說證人的記憶,現場的痕跡還有很多的物證,人為的自然地都有可能讓它變得模糊,所以呢在事實認定這個層面上面,在司法體系裡面必須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把相關的事實做一個最完整的調查跟認定,所以他需要有最充分的法官人力包括人數要夠多,第二個法官的經驗也要夠多,因為有相當豐富經驗的法官在第一審他就知道問題眉角在哪裡,問題在哪裡,所以我們在訴訟程序上應該這樣來限制,一審經過徹底的調查以後,事實基本上我們要讓他能夠已經接近於完整的調查,所以到二審來了,在極為例外的情況之下,或許可以有一點點的補充,那到三審的最高法院,我們是希望他是能夠完全以法律的適用,尤其是裁判統一作為他主要的功能,換句話說,事實是因個案而異,在人世間是沒有任何一件事是重複發生的,一定是在不同的人不同的時間地點發生的,所以他是個案化個別化的,沒有辦法用一個很簡單的規則就把事實真相找出來。

但是法律基本上是要統一的,所以呢我們希望將來在訴訟程序的建構上面,最高法院能夠著重於裁判的統一,這樣的一個功能,但是在目前來看,並不是這樣子,因為我們地方法院法官的人力、經歷相對不足,那最高法院的人數相對多,以至於事實的部分在地方法院並沒有受到非常完整的調查,案件因為上訴的關係,到三審經常會以事實不明瞭那把原判決廢棄,根據我們的統計,在民事刑事的最高法院把下級審廢棄或撤銷的案件當中,有百分之六十是跟事實有關,所以,這樣的情況讓當事人,疲於奔命,案件在上級審來來回回,三更、五更經常可以看到,所以我們要做一個徹底的改革,那為了建構事實審,非常堅強的調查證據認定事實的能力,除了我們把法官的能力移往第一審以外,我們還要有配套的措施,譬如說我們希望能夠擴大律師的代理協助當事人,把法律上重要的事實跟證據能夠提出來,譬如說包括強制辯護,再來我們希望能夠透過更嚴謹的,審理計畫的程序也就是說當事人在一審盡量把所有有關的爭議點都討論清楚,到底要調查哪些事實,如何調查需要多少時間,都做一個有系統的安排,不要漏掉,透過這樣的一個程序的配套,讓事實在一審能夠很完整的被呈現,二審只做事後的糾正,三審集中全力在法律的適用,還有裁判見解的統一,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