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大家好,那這邊我是法務部中規司司長林麗瑩,這次代表法務部就這個刑事上訴改革的部分,代表法務部跟各位提出報告,剛才其實呂秘書長也提到了,八十八年就已經有決議要進行上訴審的改革,那麼一審改革完十幾年,上訴審還不能就不能繼續再拖了,尤其現在的重複的事實審確實是造成民怨的根源,我們基本上法務部的態度就是尊重並配合司法院的改革方案進行,主要有兩個:一個就是檢方的配套作為,那當然我們會提出一些建議跟修法的部分,那檢方的配套作為就是以偵察為目的,堅持的第一審當然有賴於在基礎工程上面檢察官能夠以精緻偵查為目標,譬如說像我們最近有提出的一些改革方案,自我改革方案提高起訴門檻強化辦案的團隊,以主任檢察官帶隊辦案,那麼在外界普遍要求我們能幾案幾例的情況之下在人力有限的情況之下特別針對特殊重大案件,由起訴檢察官跟公訴檢察官共同蒞庭,我們已經都在規劃這樣的方案。

那繼續爭取人力物力減輕辦案負荷,另外就是審慎上訴還有落實上訴應具體理由,那坐而論不如起而行,我們已經在二月十六號跟三月二十一號分別都提出改革方案,希望能為上訴的改革,做好堅實的準備,打好地基,除了剛才說的,除了修法提高公訴門檻起訴門檻之外,我們也希望能強化自己的辦案團隊,不只說是起訴門檻,也不是說大家就可以打混不起訴,就是在不起訴的部分也加強監督機制,還有強化檢察官在辦案的時候的個案評鑑,那這邊都是要修法。

那我們為了要第二波繼續進行人事改革,以及這個外部民主機制跟內部民主機制的加入,就是希望改變我們的體質包括一二審在工作分配上,雖然表面上是再議減少發回的改革,但是實質上就是再一二審工作量的分配讓二審的檢察官也可以分擔一些偵查的業務,另外就是這個檢察長的陽光指定權,讓首長能在辦案上面負更多的責任,那就上訴的方面,其實這幾年來檢方也有努力的這個審慎上訴,其實大家的目標非常的顯著,你看第一審地方法院上訴率整體上訴率是百分之十左右,但是檢方的上訴率大概維持在百分之四,也就是說地方法院所有的案件最後就百分之十上到這個高等法院,再來呢高等法院普遍的上訴率,一般的上訴率是大概在四十五左右,但是檢方的上訴率這裡又更下降,也就是上訴到最高法院終審法院的部分,檢方的上訴率還是在個位數,六跟七之間,所以在這近幾年來其實檢方已經很努力的就上訴的部分嚴格要件。

那審慎上訴,反而現在大家是有一點對檢方批評說我們的上訴率偏低啦,那我們再來看看從這些檢方的努力過程來看,其實目前如果大家去分析目前審判審級的裁判內容,上訴的這個狀況來看,譬如說這個圖的地方法院判決折服率也就是不上訴的案件,對照剛才上訴率大概就是從九十二年到九十五年急遽下降,大概下降到一半,百分之八十一的折服率相當於百分之十九的這個上訴率,但是到了一百零五年就百分之八十九已經是只有百分之十的上訴率,尤其維持率的部分也維持的非常,從五十九本來只有一半的維持率到後來就將近三分之二的維持率,然後發回到最高法院的發回率更是很明顯的下降,也就是大部分是採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我們剛剛說過百分之十上訴到高院,在這百分之十裡頭只有不到一半的再上訴到最高,但是最高的駁回率幾乎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九成的案件都被駁回,那我們看看現在的狀況,其實慢慢實質上已經在訴訟制度上已經有金字塔的成形了,只是我們要問就是說目前在實務界包括律師界對於上訴制度的批評其實他慢慢大家好像又對於駁回率太高,上訴變成形骸化這個議題,慢慢有一些反彈的聲浪,那我們要反省為什麼上訴制度在一審已經改革這麼久之後,為甚麼到現在遲遲無法再繼續上訴審完成改革,可能就是必須要注意大家對於上訴的門檻,嚴格之後門關起來之後是不是大家可以接受,這是我們可能要再下一個階段要推動上訴審改革還是要思考如何去克服這個困難的問題。

那再來最後一部分,我們是建議和修法的配套,這邊有四點建議,第一個就是我們還是對於這個訴訟制度包括對於組織的改革,還有憲法法庭跟這這個終審法院的職權,可能似乎有待釐清,第二個部分就在是說在訴訟制度的改革的被害人的地位還是要給予保障,尤其現在的上訴越來越嚴格,應該賦予被害人有獨立的上訴權,再來呢因為之前的上訴審改革其實無法進行,所以妥速審判法在第八條第九條先進行檢察官上訴的限制,變成不對稱的上訴制度,我們希望在上訴審改革之後呢這個妥速審判法的第八條第九條,這個限制檢察官上訴應該一並予以檢討刪除,另外這個堅實的事實審之後,我們也希望所有的訴訟制度都能回歸正常,跟各先進法治國家一樣,被告宣判的時候要有到庭的義務,並進行保全羈押。

那在這邊有一點時間我們還是要特別說明,我們目前包括本分組第一階段的決議我們還是會有憲法就是大法官會議解釋憲法,可是按照現在司法院提出來終審法院的規劃,終審法院又類似美日的這個最高法院他又兼有這個憲法解釋的這個功能,那我們看看司法院提出來的最高法院上訴最高法院的所謂嚴格法律審跟特許上訴制度,特別提出來上訴的理由,就是有憲法爭議的,就是原判決如果有違背憲法的這個疑義的時候,視為上訴第三審的理由,可是這時候又會產生這個美日的憲法終審法院兼憲法法院,跟我們的大法官會議是切開來的這兩個好像在職權跟組織上功能有一點重疊,那尤其我們上一次會議又已經決議我們的大法官會議要採裁判憲法審查,那這時候可能會將來會出現,有憲法爭議的上訴到最高法院,但是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作的決定之後,又有一部分的憲法爭議案件也就是說所謂的基本權侵害的部分,又可以透過裁判憲法審查上訴到或者說像這個大法官會議提起救濟,似乎會產生兩個憲法解釋機關,那這個可能我們必須在設計上訴審的時候,加以考量。

那再來這邊我也提出一些建議,事實上因為是美日德有一些混搭的狀況,那我研究了一下,其實我們現在大部分在大法官會議憲法審的制度上,我們還是學習德國制,那就我拜讀了司法院關於組織下一個階段要報告的司法院審判機關化,也不是馬上就要成為金字塔,還是採多金字塔,就是說各審判決普通法院民刑事的最高法院還是維持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還是維持,可能公懲會也會維持,還有一個大法官會議也就是數個金字塔的這個模型,各審判審判體系各有一個金字塔,這個也類似德國模型,所以我建議呢其實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思考一下,在減少事實審的這個狀況之下,還是可以參考一下德國制度比較符合我們現在整個司法院規劃的方向,那德國制度呢他在一些小型的案件還是維持,因為它的一審可能比較簡單,審判組織所以它還維持一個事實審,但是其他呢就是一個事實審一個法律審,那四級基本上是四級三審或二審的制度,那維持也是維持小金字塔的型態,那麼這個的好處是,維持數個金字塔的審判系統,在組織人員的改變上,會比較不會那麼劇烈,但是還是可以再縮編進行各審級的縮編,再來呢在上訴權的保障呢,可能外界的反彈不會這麼強,這邊提供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