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議題的討論事項說明這可能是司法院要準備的,第一頁的倒數第二行開始,他說終審法院他的功能是專門實施審查上訴審法律適用正確與否,或法律見解是否統一,剛才呂秘書長報告也是在說終審法院是在審查適用法律是否正確以及是否統一法律見解,那他的報告的終審法院的目的以及規劃的方向好像不一致,好像有自相矛盾,因為現在終審法院照司法院的規劃是採許可上訴制,許可上訴制的目的,是在統一法律見解,而不是在審查下級審法律適用是否正確,因此採許可上訴制以美國為例,那他只有百分之一的案件最高法院准許上訴到最高法院,就是在下級審法律見解不一致的情況下才會准許,如果是認為說終審法院是要有審查下級審適用法律是否正確,那是採權力上訴制,也就是我們目前的制度,也就是說除了刑事訴訟法三百七十六條以外的案件,只要有判決違背法律的情形,就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那我國如果改採許可上訴制,會產生就是如果二審判決違背法令就透過判決是對被告有利,那二審判決就確定了,那如果這個二審判決違背法令但是對被告不利,被告還可以聲請非常上訴,實際的結果是這樣。

好那這樣會產生怎樣的結果,依照我二十幾年的檢察官的辦案經驗,那我起訴的案件絕大多數檢察官起訴的案件一審會判有罪,極少數一審判無罪,但是我們很放心因為我們有審級救濟制度,所以我們認為說一審判決即使不支持我們的看法,但是他一定有他的理由,不然他不敢這麼判,所以不管他支持我們或不支持我們,我們都很放心,基本上,但是有時候我們會不放心的情況是在發生在二審,就是我們起訴完案件,一審判有罪,二審就不能再上訴的案件改判無罪,然後又在判決書又沒有說明好好的說明理由,這個情形我們真的會擔心,那是不是會有其他的疑慮,那如果採許可上訴制也就是說所有的案件,都是二審一判就確定了,除非是百分之一的案件,最高法院許可上訴才行,這樣的話如果這個案件二審是維持一審,我認為沒有甚麼疑慮,因為他有人有下級審判斷的想法是跟他一樣的嘛,所以這個我們不會有疑慮,但是它如果是髮夾彎判決呢,然後判決又確定,難道司法院不會有疑慮嗎?那我因此認為說二審維持一審判決的時候,採許可上訴制讓明案速斷這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是髮夾彎判決,不應該是二審一判就馬上確定,而沒有上訴救濟的機會,那另外呢為了要避免上上下下的發回更審的情形,我建議也參考法國的制度,就是上訴最高法院的以兩次為限,那最高法院如果第一次是發回撤銷發回呢?第二次上訴最高法院應該自為判決,這樣可能會兼顧審級救濟以及法院的負擔,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