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給各位報告大概有,我看了一下大概有一百三十幾張投影片但是時間的關係所以麻煩各位看一下這個精簡版的,如果攝影機方便也可以看一下這個,那這個案子很簡單,就是我是實務工作者,所以我拿實際的案子跟社會訴求,比如說這個案子第一個這個被告,她是被強制性侵,那這個被害人她的角色是曖昧的,就她到底是被害人還是性交易還是仙人跳,那另外有一個人這個是經理,就是飲食店的經理是陪著被告還有這個被害人,那這個是被告的朋友一起去吃飯,那這個蘇小姐本來是要去找她坐檯,結果她沒有出席,那個蘇小姐,那再來這個是偽證罪的被告後來找出來的朋友,後來被判偽證罪,那還有一個是被害人的配偶,後來雙方離婚基本角色大概就這樣,那本件的爭議其實很簡單,她到底是性侵害還是性交易還是仙人跳,講簡單一點就是這樣。

那犯罪事實是這樣,九十二年這個被告,跟她朋友去吃飯,然後吃了以後交了兩千塊給找那個坐檯小姐蘇小姐,結果她沒有出來,於是就找了這個A女於是這個被告就叫A女,給了她兩千塊,A女同意跟他出來,然後這個經理就開車載著被告載著A女去停車,去被告停車的地方,被告開自己的貨車載著A女,然後這個經理跟在後面,飯店的經理飲食店的經理跟在後面,然後開到被告的家裡面,再從貨車換成小客車再把A女載出去,結果這個被告把這個車開就開到工寮,A女要離開,他就把她帶到工寮裡面脫她的衣服,然後就強制性侵,毆打她然後說拿鐵棒恐嚇她說我是殺豬的你要不要回去,最後就強制性侵得逞,這是檢察官起訴的事實。

那下一頁,地方法院一審判有罪,它說理由是這樣A女她指述歷歷,第二個DNA相符,第三個她的肩膀這些都有抓痕而且處女膜破裂,第四個經過心理鑑定嚴重憂鬱,第五個被告被抓到的時候先是否認發生性關係,後來抵不過了又說啊這是性交易,所以前後供述不一致,所以認為被告講的不可採,最後法官認為A女收兩千塊是出場費不是性交易,那說A女為什麼沒有馬上報案,它說她考慮名節所以這樣不能表示說她就是仙人跳,下一頁,所以判有期徒刑九年,強制治療,下一頁,高雄高分院維持地方法院的判決也是一樣,基本理由一樣,也是判有期徒刑九年強制治療,再下一頁。最高法院第一次撤銷發回,說他是原審認定是開車到工寮才發生妨礙自由,但是判決書寫說開車離開住處就有妨礙自由,說這個有判決不一樣就違法,第二個它說你沒有講為什麼要接受強制治療,你沒有叫鑑定人說明所以撤銷發回,第一次下一頁,高雄高分院第一次更審改無罪,本來有罪判決改為無罪,理由說這個飯店的經理翻供,他說這個A女是店裡的會計,我為了保護她所以我沒有講老實話,A女自己同意出場而且說出去就隨便人家了,那A女假如要回家那就叫這個經理直接送她回家,幹嘛繞來繞去,第三個它說你如果要最後是被告把A女送走,那怎麼可能強姦的人還把被害人送回去,那再來如果A女被性侵怎麼會拖六小時才報案,再來A女說不出來這個為什麼會有這些傷痕,再來說被告有因為性功能障礙去求診,所以是性交易,判無罪,下一頁。

第二次撤銷發回說被告,最高法院撤銷發回無罪判決它也撤銷發回,它說測謊不實可見A女講的是真的,被告的測謊是不實在的,那A女講的是真的,再來A女的先生去打被告,找了一堆人去打被告,被告當場下跪,它說如果是性交易那你就隱瞞事實怎麼會被打,然後反而下跪道歉,可見你根本不是性交易,你是性侵人家的妻子,那被告糖尿病,所以DNA相符,那消費水準這個兩千塊不是性交易的對象,然後這些另外舉了個證人郭某某一開始都沒說有這個人,後來才說有這個人說這不實在,下一頁。

高分院第二次還是判有罪,它說A女沒有收出場費,第二個這些理由被告通通沒有講過這個郭先生在場,所以你事後才找一個證人出來串證不足採信,下一頁,都是九年強制治療,最高法院還是撤銷說你這到底一罪還是兩罪,然後又說你一開始說同意後來又說好像同意好像不同意,然後說你要傳這個A女來問撤銷發回,下一頁,更三審還是判有罪,說A女這個跟她名節有關的她不可能自己說謊,說自己被性侵,然後其他理由都差不多,九年強制治療,下一頁,第四次撤銷發回你說這個朋友講的都不一樣你為什麼沒有去對,再來她的經理為什麼會說什麼人情壓力,其他因素等等,再來它說被告接A女幹嘛換車,那你A女跟黃經理為甚麼毫不遲疑,那她的經理為什麼跟著車她說這不符常理,那這是最高法院第四次撤銷發回,它說這個郭先生到底有沒有在場,要究明,好再來下一頁。

更四審還是判有罪,它說調查了確實沒有這個其他客人,第二個他根本就A女不知道這個住處,不會去捨近求遠,再來被告為什麼完全不擔心她,他說因為酒後亂性,根本控制不了了,判有期徒刑九年不用強制治療,下一頁,不是我要發言這麼長是它就拖這麼久,我快點兩分鐘把它講完,更五審最高法院又撤銷說她既然是被害人為什麼她老公跟她離婚,你看她問題一大堆,再來它說你為甚麼下跪,它說搞不好你是跟她性交易,性交易也是覺得不好意思,也是會下跪,所以不代表下跪就是性侵害,再來說原審沒有傳訊這個郭先生來對質,所以有問題,它說如果要測謊兩個都要測,不能只測被告,被害人也要測,好又撤銷發回,下一頁。

更五審還是判有罪,高雄高分院說如果是性交易你就講,你一開始就說性交易,你幹嘛要否認,再來這一個郭先生自己坦承是偽證,後來在檢察官那邊認罪是偽證,再來為什麼離婚,因為這個先生跟這個A女都受到相關的議論心理壓力,夫妻感情有壓力,所以就離婚了,不代表離婚就表示她是性交易,那再來這個A女也真的被測謊了,但是因為情緒激動沒有效果調查局函文說不應該再測,她情緒很激動,判九年也不用強制治療,那理由是這個人偽證,法院密集審理沒有延宕不依速審法減刑,還是九年,下一頁,再下一頁。

第六次還是撤銷,它說A女是不是自己性交易,為了避免被誣指,就故意凹說人家是性侵害,那她先生是不是為了維護顏面就跟她說要離婚,然後原審只採納不利的,對有利的沒有考慮,等等等等,再來A女是有夫之婦,不管是性侵或性交易,被告面對A女的質疑,她先生的質疑都是下跪,所以不能說下跪就是性侵,再下一頁,這第六次,第七更六審還是判有罪,它說如果她的傷痕是被老公打的,怎麼會有這些搔抓成傷,而不是拳腳棍棒,所以這有問題,再來這個證人,雖然講的不一樣,它是已經經過六年半了,這個剛才呂秘書長講的反反覆覆的證詞,當然難免會有出入,再來第三點,A女在更三、更四、更五都到法庭去作證,事隔多年情緒還是很激動,高雄高分院說我們親自審理,體驗A女證述的狀態,沒有必要再傳喚以免刺激她傷痛,再下一頁,再下一頁。

還是撤銷,第七次它還是撤銷,反正這些理由大概都差不多,它說這個抓痕到底是誰造成的什麼的,A女跟她先生為什麼吵架,什麼什麼,再下一頁,更七審,高雄高分院還是有罪,它說勘驗了這些現況,什麼什麼什麼什麼,改刑了,這裡改成六年六個月,從九年改成六年六個月,理由你看它這邊多荒謬,說傳訊這個郭先生是因為他辯護權的正當行使,按照速審法減刑,這小子是偽證罪,自己都來承認了還說他是他辯護權的正當行使,這是什麼司法啊,找一個人來做偽證,案件拖這麼久,最後還幫他減刑,荒謬絕倫在下一頁,第八次還是撤銷最高法院這些理由我不講了,反正就是炒冷飯,一而再再而三再下來,還是判有罪,高雄高分院更八還是判有罪,改成六年兩個月,越判越輕,九年要強制治療改成九年不用強制治療,改成六年六個月改成六年兩個月,再下一頁。

第九次終於確定,終於確定,理由其實就是以前講過的,上訴駁回,再下一頁,我把這個圖寫成這個圖,93年第一審上訴九年然後上去撤銷發回,無罪上去撤銷發回,反正有罪它也撤銷發回,無罪它也撤銷發回,這就是剛才鄭院長講的說最高法院還有兩千多件照這種辦法兩萬多件都可能,再下一頁,你看害我要畫第二頁才能確定,從92年發生剛才這樣一個性侵它審到104年才確定,12年的案件被害人前前後後到庭證述不曉得多少次,再下一頁。

司法媒體怎麼解讀,法界人士說最高法院就是喜歡針對細節出出入入,才會案件像乒乓球來來回回在更審,再下一頁,那更誇張的是這一個法官,最高法院這一位法官我們給他什麼處罰,我告訴你我們的司法給這個法官讓他本來辦案的時候是法官,後來變成庭長,升成庭長,這就是我覺得打擊士氣的地方,他因為升了庭長不辦案所以最後終於判決確定,最後就是這樣,事實就是這樣,下一頁,我再三秒鐘,大家還記得那個五度五關嗎?五度五關媒體報了多少,這個已經九度九關了,有人在關心嗎?沒有人在關心,被害人在這個審理過程中來來回回出入,那個證人被法院問到都煩了,再下一頁。

司法院說金字塔改革,我看到的是自由時報的報導說現在80幾位法官要降到15到20個人,說其他的70位法官要續留最高法院擔任研究法官做判決書草擬,我對這點很有意見啊,這叫什麼金字塔?我覺得這個比較像靈骨塔我不覺得這個像金字塔,是這留這麼多人來,然後沒有辦案,叫做研究法官,我不認為這個是問題,那我的主張下一頁,再下一頁,這林峯正副執行秘書當年的說法,那這是我們王委員,王文玲王委員當年的報導,這個都請各位最高法院……再下一頁,最後一頁,最後是我想講的,我認為最高法院組織一定要縮編,但是跟組織縮編同樣重要的,我認為員額也要,成員一定要重組,不是把現有的人說扣掉一部分,然後留下來的,我不認為這樣,我認為整個成員都應該要重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