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這個鄭院長提到的,目前確實是我們在實務界就上訴三審的時候我想很多律師我們這個具了上訴理由,二審是如何違背法令的一個理由,但是大概統計起來據說應該是到剛剛這個院長也提到到九成吧,應該都是以程序駁回,那因此就確定了,可是我們在檢視我們的理由的時候,很多律師也提到,我們也是檢具了具體的理由,可是遭程序駁回未附具任何理由就駁回,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九死一生,這個剛剛院長這邊提到的,我想這樣的一個情況實在是就是說這個我們現在實務界其實是很多律師都在質疑這一塊,都在質疑這一塊,那這個部分就因此而確定了,但是沒有附具任何的理由這樣子,這是第一個部分。

第二個部分,我們現在在談到金字塔訴訟的這個形成,那司法院也提供給我們很多的數據資料,但是我是想請問的是,在這些數據資料呈現的同時,我今天舉一個例子,在司法院提供的這個表4跟表5,也就是當我們看數據呈現的同時,我要請教的是說從表4跟表5這個發回更審的原因,從104年去看,在事實認定錯誤跟記載不明的發回比例民事是35%、刑事是6.47%,那調查不詳或未予調查的方面比例民事是27%、刑事是52.59%,也就是說民、刑事的落差是很大的。當然我們在這個問題的同時,因為這個部分也同時會影響到……因為這是一個發回原因的檢視,那這個部分民刑事落差這麼大,所以在這個部分不知道原因為何,因為這個也要據為我們去判斷是否有要這個金字塔訴訟制度形成的時候一個判斷的參考,這個差距的原因不曉得可以各位請問一下這個原因的部分有沒有做過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