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請教一下列席的林司長,因為剛剛林司長提到說金字塔的這種訴訟制度,你們也提到這個檢方的配套措施就是精緻偵查做目標,那再我想請教就是這個所謂精緻偵查它是不是一個有前提性的精緻偵查,因為所謂的精緻偵查照剛剛林司長的講法,就是以後起訴門檻從合理的懷疑會提升到受有罪判決的確信才會提出起訴。

可是我們也知道說,在別組的討論裡面有提到說,未來的審判制度是不是要變成參審制呀或者是陪審制,那提到這樣的制度的時候就有提到所謂的起訴狀一本主義,那我們也看到法務部很多書面意見說不能用起訴狀一本主義,用起訴狀一本主義的話我們以後精緻偵查保證做不到,我們只會變成很粗糙的偵查,那所以不可能有所謂的受有罪判決才起訴,可能連合理的懷疑還不到我們就得起訴了。所以我要請教就是所謂的精緻偵查這個目標它是不是有前提性的?如果說起訴狀一本主義這不能做到精緻偵查的話,那這個所謂的精緻偵查的目標講的只是空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