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問題把它集中一點,就是想請教法務部是不是如果將來的審判制度是採起訴狀一本主義的話,檢方的精緻偵查的目標是不是就做不到,謝謝。

司林麗瑩司長:

做法會不一樣。那當然,像起訴狀一本的國家他們所採取的訴訟制度,當然我們要整體配套。那剛才我想順便再回答一下剛才提出來的疑慮,現在憲法法院或者大法官會議跟終審法院之間的權能……這個功能的問題,因為確實會產生一個問題,終審法院它上訴的標的就是憲法解釋,憲法解釋在終審法院確定之後呢,現在如果還有一個叫做憲法裁判審查,這個又可以上訴到大法官會議去請求救濟,那變成有兩個終局的……那我們說另外一部分的解釋怎麼辦?另外一部分在最高法院確定的憲法解釋,那它可不可以再到大法官會議去做解釋,那可能就要繞一個很迂迴的路,我的意思是說,制度的選擇在當然擷取各國之長是有必要的,但是一定要我覺得像蓋房子一樣,這個結構的改變還是要注意它的那個……或者說在改變設計的時候要注意結構啦,採取起訴狀一本那它有很多配套措施要做,那就不是單純來講檢察官有沒有辦法做到精緻偵查這件事情,那在起訴狀一本有在起訴狀一本的做法,那因為這個都還是有待討論,所以我在這邊也沒有辦法具體回答,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