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再占用一點時間,剛才林司長講的其實說這個終審法院審憲法,那將來我們的裁判憲法審查大法官也審憲法,那會不會有矛盾、有衝突,那當然有可能,但是問題是你如果把眼光回到從前,那530號不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嗎?將來如果按照釋字530號的理想就是終審司法審判一元化的結果,這兩個單位就合而為一啊,就不會有衝突的問題呀。你現在是因為維持了這麼多機關當然會有衝突嘛,你照著530號就不會有衝突嘛!這是第一個問。

第二個,回應剛才林明昕林教授的委員說我對行政法院沒有主張,我對行政法院的主張一樣,我也認為它最高行政法院也是要縮編,我剛才也講過,我認為大法官也應該縮編,我認為都不需要搞那麼多大法官,尤其說我們現在大法官一次15個、17個然後每八年就換,第一批很優秀,第二批很優秀,再後面選下去就沒人能選了,所以只好再任啦,因為真的是這樣啊,我認為真的是這樣。所以我認為這種都應該員額縮編,那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我也主張員額縮編,那我回應一下剛才鄭院長,鄭院長說最高法院是承擔太多,我不認為、我不認為。你今天介入事實認定這麼多,你一個終審……還有剛才張理事長也講過說律師很多抱怨,好,律師都抱怨說事實調查不清楚,我們寫了很多理由你們都不回應,如果你覺得這一部分是事實審應該處理的,那你不是應該把事實審強化嗎?你怎麼會去一直製造那麼多的終審法院法官,讓法律審的法官一天到晚回頭來擔心事實調查得清楚不清楚,我不認為這個叫專業的承擔,我認為這個是功能的混淆。

那最後我想要強調一點,我不希望把這個事情看成是司法界內部的人事鬥爭,好像說基層法官在鬥爭終審法院,絕對不是這樣,我告訴各位為什麼不是這樣,按照現行的制度,每一個法官都可以升官,因為我們最高法院終審法院……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加起來一百多個終審法院的法官,每個人都有升官的機會,所以每年到七、八月人事調動很頻繁,地院升高院、高院升最高,於是反應到個案老百姓上就是法官經常會更換,大家在媒體上看到啦,怎麼審一審案子法官又換人了,因為法官升官了嘛!那他為什麼升?因為上面有那麼缺他就升嘛!你既然有那麼多職缺,這個職缺代表他專業的肯定你有什麼理由禁止他升官呢?你搞了一百多個終審法院法官,所以大家一路往上升,我為什麼覺得這個問題特別重要。

講實在話,我在法界十幾二十年我覺得這個問題如果能解決,相當多的司法問題能解決,甚至包括劉連煜老師還有孫友聯孫委員關心的那個專業法院,我認為啦,你這個制度不改,你專業也專不下去,為什麼呢?你把這些法官選到商業法院、選到勞工法院,他沒三年五年他又升上去了,又換新的人進來了,請問他要如何專業?

最後我要講的就是說,大家剛才鄭院長講說法官會擔心,最高法院法官會擔心說這樣判下去我安心嗎,我認為將來在司法評價上,現在第幾組不是在講……第三組在講法官的評鑑嗎?我們就要金字化,現在法官因為你這樣金字塔直筒化,所以一、二審的法官也不排除就有擺爛的心態,反正我就隨便判啊,反正上面有最高啊,所以擺爛。

那我認為將來就不是這樣,當你金字塔化之後,最高法院「只做」法律審理,事實認定就是事實審的職權,將來如果一個個案出現了問題,我們就要問這個個案問題到底是法律適用的問題還是事實調查的草率。如果是事實調查的草率,我認為事實審的法官就要承擔責任,就應該問責,而不是像現在,什麼事通通丟給最高法院,當然最高法院會擔心啊。所以我不認為讓法律審的法官來擔心事實問題,我不認為這個叫承擔、我不認為這個叫專業承擔,我認為這是功能的混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