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講的這個更八審,坦白講你如果去看那個判決,你不要以為法官每一次真的都花多少心思啦,其實它那個判決就是複製、貼上,你如果去看判決書百分之九十以上,內容都大同小異。這個還是回到我剛才講的,就是說你一直要一個法律審的法官,剛才李念祖李大律師也講過,一個法律審的法官反覆的去擔心這個事實審到底對不對,我覺得這個是功能的混淆,同時你也讓事實審的法官沒有承擔他該有的責任,就是每個人都覺得說反正最後問責的對象都是最高法院,我認為不是這樣,我認為將來就是要區隔開來,最高法院就是負責法律的,那事實審的部分就是由事實審確定的法院,不管它是一審或者二審,我覺得那個事實審法官他就負有這個責任。

那剛才王金壽王教授提到的說,最高法院如果還是很多庭,當然還是啊,我隨便講一個在座很多都是學術界人士,比如說大學教授這個什麼研究費浮報到底算是貪瀆還是算是侵占,那個罪責差很重耶!最高法院兩個不同庭就兩個不同的判決啊,比較倒楣的教授就去關啊,比較運氣好的教授就簡單易科罰金啊,這當然差別……

所以最高法院那現在因為它五、六十個人,七、八個法庭,所以數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法官太多就有瑕疵,就是一定會這樣,它不是故意不一致,但是它一定會在一些個案上大家的看法就不一樣,時間久了或者大家媒體上批評很多是法定職權說還是實質影響力說,不是法官故意要去不一致,但是當這個法官在這個審理個案的時候他覺得這個方向比較合理,他就做出判決,但是另外一個法官在另外一個案子就……

我一直覺得司法審判不是學術討論,你很難去得出一個結論出來,上次何副召集人提到好像司法界都play safe,每個人都希望判下來看一下、感覺一下這個風向怎麼樣,我覺得在司法裁判裡面,你一個判決出來一定會受到批評,你也很難在司法判決裡面得到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每一個人都額手稱慶的判決,我認為不是。但是法官你該承擔的就是你好好把你的理由說清楚,我剛才為什麼要跟大會強調說這不是人事鬥爭,而是全體司法的承擔,假如真的這樣改革,我想像中未來的司法圖像就是最高法院十五至二十幾位,大量的法官都在事實審,不管是一審還是二審,不管它是一個審級還是兩個審級,但是大量的法官都在事實審,而且這樣法官審級之間的異動就減少。法官就不會經常在變動,每個當事人就不會覺得說怎麼案子拖了那麼久……啊因為法官調走了啊。

那第二個問題,這個就是減少法官。那每一個法官分到這個位置,你當了法官,你就是好好當法官,不用整天去想我要升什麼地方、我要升什麼地方,你就好好的去寫判決、好好的讀點書,怎麼樣回應社會的需求,我覺得這個就是我期待的圖像。但是這個法官就不用升,他也許一輩子就在地方法院啊,他要耐得住寂寞,這就是我認為將來的司法圖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