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就是說我們現在在討論這個金字塔訴訟,然後得出說這個終審法院的法官員額要減少,但是我認為這樣的制度是有很多前提要被建立的,以及它能不能做得到,才能夠得出往後推論。也就是說我們現在不管是說目前司法院提出來是一審是堅強的事實審,二審是事後審,或者剛才李委員這邊提出的是,就是一審的事實審,那裡面都要去討論到說,就是說你律師強制代理辯護這一塊是不是要進來,也就是說這個部分……你前提要先被建立,否則你反之就會說你可能會限制到人民訴訟權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因為你配套一定要先進來,你這個配套很多都是互為表裡的,這個內涵沒有被確實的討論,那你往下討論我覺得這個基礎上我還是會有疑慮的。

另外一個,我認為討論制度的同時,其實很多這個討論的因素其實是要更多元的,我今天舉個例,我們今天討論金字塔訴訟是希望能夠簡化這樣的案量,但是其實簡化案量另外一個部分,其實我們目前也應該強化到成本比較低的,像這個訴訟外紛爭解決的機制,像仲裁、調解。其實讓人民對紛爭的解決有其他的選擇權,也就是你有其他選擇權,你可以不一定到法院的。可是這些因素是不是都有一併被討論進來了,否則的話我現在會認為因為……當然我們會有時間的問題,我們一個很單一問題的討論,如果就得出了一個結果,我認為是不是其實那個其他因素要多一些的被討論,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