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關於金字塔這個制度的改革,那如果我們今天討論也還算滿充分,是不是也要去做一個決議了。當然我就是剛回應張委員講的,就是其實也是我要講的,就是說那我們是不是要討論在這個金字塔制度裡面,至少在我們今天討論的這個程序的部分要加的元素是什麼,我們是不是今天應該要focus來討論。

譬如說,如果我們決定加強第一級的事實審,那是不是就是這個事實審如果確立的話,那我就是對於……因為我其實是一個就是在外面的民眾來看這件事情,以剛剛那個張升星委員這樣的報告,其實在我們的社工處理的範圍裡面滿多這樣的一個性侵事件,然後因為這個來來回回……這個當然是很極端的八、九次的一個審查,那如果我們事實審其實就性侵案件來講,第一次的事實審其實是最接近事實的一個情況,可是卻因為這個來來回回的結果被一直repeat的來詢問,那到最後這個人事實上因為創傷的原因,他已經忘記當時的一些狀態的時候,那這樣的一個來來回回確實不太好。

所以因為這個原因,我起碼支持聚焦在事實審,那因為要事實審,所以真的第一級的法院應該要配最好的法官,而不是把最好的法官放在後面。講這個的原因當然就回到就是說,對於我這個外界的人,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法官一直在調動,尤其我還遇過一個法官跟我說他從民庭、少年什麼這樣走一圈他這個叫做「完整的資歷」,這件事就我們專業specialize的看法其實不太能夠理解,因為按講,你應該要非常專精這一庭,那所以事實審裡面的一些制度的元素是不是要考慮到,我們順便討論就是專業這件事情。

那當然專業另外一個做法,因為事實審裡面我們最擔心的就是說,好像常常因為有一些事實證據不足以至於沒有辦法成案,尤其性侵的案件其實滿多的,都是最後因為一些證據的原因或汙染原因就沒有辦法成案。那是不是有可能引進一些其他的佐證的比如說專家的這些證據啊什麼的,所以這些是我覺得應該今天在討論這個程序的時候我們就是盡快的做決定。

還有就是強制辯護這件事情,當然要不要放進來。不過我對於律師的這個強制代理,我也覺得滿好的。因為在法院的這個程序裡面似乎它是屬於滿法律專家的這個……就整個訴訟的程序,其實滿是法律專家這個人。那因此就我自己的領域裡面,就會牽涉到那到底貧窮的人或者是經濟上有困難的,是不是能夠得到這樣的一個……如果我們走強制代理,那現在回來,也許你們會跟我說法扶的這個體系,那我也覺得是OK,可是到底我們……因為有錢判生就是因為在批評這件事情,就是說如果沒有錢,我似乎請不起比較好的律師來做這樣的事,那所以強制法律代理的這個部分,律師的代理是不是也有一些制度可以去協助一些在經濟上面也許比較弱勢的族群能夠得到一些被強制代理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