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個非法律人我想我比較關心的就是說,到底,因為我現在剛剛聽起來就是覺得說,關於這個強化如何強化事實審跟這個組織要不要金字塔化,它雖然是一個相關的議題,但它不一定是等同的議題。也就說如何強化事實審,這部分可能就是說我們可能就是說要怎麼增加事實的認定品質或是能力的提升,那這部分其實就是說我個人認為是說,我們現在當然在一審二審過程當中其實有一些做各自做自由心證的一些工作,缺乏一個關於所謂的事實認定控制方法的一個機制喔。

那這部分其實就我個人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上一次在第二次會議的時候有建議,結論是有建議,但是主席那時候沒有處理,就是我覺得這裡面其實一定是搭配著其他議題的,包含就是剛剛范委員談到我們到底要不要起訴狀一本或者是我們要不要檢討目前改良式的這個法院諮詢主義,或者是說我們對於法官的認定事實能力的提升,包含就是說晉用的條件或者是法官的養成等等。

那這個議題似乎是就像剛剛張委員說的,這次好像是在我們討論這個議題的前提,這些東西如果沒有整體的來思考來談組織要不要金字塔化,我個人認為好像在目前來講不太充分。另外一個部分就是關於就是我個人認為案件金字塔化跟司法體制要不要金字塔化好像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那我們目前現在是把它放在一起談,那雖然對第三審是事實審這件事情我個人當然剛剛聽起來收穫很多。但是就是做一個非法律人我常常在想說那我們金字塔化是要for what?為了什麼要金字塔化?因為如果就我在民間接觸的很多冤案救援的經驗裡面,就會發現到世上很多冤案的發生,絕大多數都不是法律的問題,而是那個事實認定的方法有問題,但事實認定方法有問題就是說它有沒有經由合理的經驗法則來作為基礎,有時候在選擇證據的時候出現不周延,甚至是刻意疏漏的問題。

那這個問題如果沒有在第三審作為一個審查的範圍的話,碰到冤案的時候就很難救濟,雖然說剛剛這個林明昕老師有給我一些開示,就是說這個其實當然就屬於構成一個違法,但是因為我個人認為現在因為沒有在法律明文規定上,所以只要不合經驗法則要獲得第三審救濟,好像就會變成看運氣。所以只要第三審他不想考慮,他就可以說這事實認定是事實審法院的職程的話,有可能就會把上訴駁回,所以這是我個人認為說在這個部份上對於所謂的嚴格法律審這個看法我可能對於這邊還有一點點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