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次會議,我找出了那個之前司法院在91年給大家的外界說點,然後說點的主旨是建立金字塔型訴訟制度與法院組織,在這份資料裡面那個時候是希望在96年12月31日以前把司法院的民、刑跟行政法院的行政的庭都減為一庭,然後呢使留任15位法官,跟現在的方向是一樣的。然後呢,那個時候最高法院的積壓案件是九千件,那現在照鄭院長的說法,民、刑加起來是五千件,十幾年將近二十年的時間積案只少了四千件,那可是中間已經有了速審法的規定,然後呢也民事訴訟也採了比較嚴格的續審制,那這麼多的時間經過為什麼問題到現在都還沒解決呢,那往事並不如煙啦,我覺得這麼多的時間經過其實我們也看司法院的這麼多年來的努力,其實我覺得中間牽涉到幾個關鍵。

第一個當然就是,訴訟法的修正,在刑事訴訟法這個部分,十幾年來民間跟司法院一直有齟齬就是說到底要不要馬上採訴訟金字塔,就是堅實的事實審,然後到最後是嚴格的法律審,這樣的一個修正。那主要的問題就在於說,一直在堅持的一個爭點是到底一審的水泥有沒有乾,也就是事實有沒有調查清楚。那這麼多年來一直在這樣的東西裡面爭執,可是卻一直沒有一個標準,到底什麼時候水泥叫做乾了,什麼時候叫做沒有乾。

然後每次都在一個這樣的大概念之內,在那邊辯證,結果到現在為止就還是訴訟法,司法院已經不曉得有多少個版本送到立法院,到最後也都沒有能夠成功,那以至於訴訟法沒辦法修正,這個當然你到最後案件這麼多你當然也就沒辦法把它減成這樣的人數,這麼少的人數。那我覺得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其實在修法這個部分,應該是司法院跟民間必須要達成一個共識,要用什麼樣的標準來解釋第一審的水泥到底乾了沒有。

第二個我覺得是,到底人才,怎麼樣的人才可以進入到最高法院,因為就像民事訴訟法已經有了嚴格的續審制的這樣的修正,可是發回率,還是比較來說並沒有減少非常的多,那這樣的情形下,就是變成是在最高的法院的法官,他的審判的思維跟大方向其實是有扞格的,那這個點我覺得司法院自己可以去檢討著墨就是要選擇怎麼樣的人到這個最高法院,讓最高法院能夠朝現在這個訴訟應該走的制度去審判,那人才的選拔如果沒有辦法解決的話,就算法律修正了也許有的法官是為了承擔,也許是為了拒絕改變,都可能讓現在的訴訟的型態沒有辦法改變,積案還是維持到一定的程度。

然後我覺得第三個問題是正義的圖像,剛剛也有很多先進也提到了,到底我們現在正義的圖像給民眾,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觀感。如果說我們說兩蔣時代的院長是一個包青天時的正義,那麼民國88年的司法改革如果說是比較回到偏重於被告一個權益的一個訴訟改變的話,那麼這麼多年來,從88年以後到現在的正義圖像應該是要是一種精緻堅實的一個正義的圖像,也就是說並不是案件打得越久越多,就是最好的正義,那我自己覺得司法院在這麼多年來是精於對於國會或者是跟民間的溝通但是在對社會各界的正義圖像的一個塑造,並沒有很清楚的把這樣的司法改革的圖像做很完整的論述。當大家能夠接受說,這樣的一個的金字塔改變是有助於正義的提升的時候,大家才不會去計較說,到底我不能上訴對於我的權益是損害了還是增加了,那以上是我的想法,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