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孫友聯第一次發言。那首先我還是ECHO剛剛陳俊宏委員所提的那個部分,就是對於事實調查的這部分,的確在過去,因為我非法律人,那參與的一些救援案件裡面的確是有一些問題,不過因為我們這組志在建立全民信賴公正的司法,那事實上我大概處理的或是接觸的大部分都是勞工的案件,那的確蠻多勞工他們在面對這些案件的時候的心情想說走法院去擲筊,看今天擲的是什麼筊,運氣運氣這樣。

那我覺得核心的問題就是要處理這部分,那處理這部分當然牽扯到很多的,例如司法行政的改革,那其實就個人的經驗,就是說其實絕對的百分之百的支持你如何去強化一審或是這樣的一個能力跟專業的以及說他們的能量,譬如說我們很多的個案會問我們說為什麼法官遲遲不開庭,那遲遲不開庭,一來是法官很忙真的是案件很多,二來是他可能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二來就是譬如說明明說要判決了突然間又改下一次判決,那個案一定會開始遲疑說,那你到底我的案件到底是怎樣,那其實像我們處理久了像我在勞政二十幾年我都會跟他們講說因為判決書來不及寫出來,所以延後啦,應該是這樣子而已啦。那當然對於當事人來說,一定是忐忑不安,那不管是判決接下來對他有利或不利的話,基本上都是遲疑的。那我覺得其實從過去的一些閱讀包括剛剛看張委員張升星委員的報告,其實譬如說我們閱讀像流浪法庭三十年,好像也是同樣的問題。

那好像就是其實也不是司法行政的問題,而是沒有一個法官有擔當去做了那個決定的問題,那我覺得這部分好像很難在這個部份去做解決,不只如此還有鹿港幽魂這些比較有名的案件,就如我們前勞政的前理事長就是前主席,一個簡單的確認雇用關係之訴都打了八年,大同的工會幹部的案件類似這樣的一個情形。那我們要怎麼樣,當然這個杜絕濫訴跟訴訟期的保障好像牽一髮動全身,你如何在這樣的一個改革裡面,那我想我聽起來我是比較傾向於支持一些強化所謂的金字塔型這樣的一個訴訟制度,強化一審的信任度。

大家對於一審不管贏或輸要明明白白的一個心情。那當然除了這個之外,包括說剛剛有提到的訴訟外的解決的方式以及說這個法律輔助的資源的這樣的一個提升,律師的代理這部分,那我覺得這些都是應該被討論的,包括剛剛陳委員陳俊宏委員所提到的這部分,那我聽那麼多我大概只想說如何強化一審的這部分的信任可能是蠻核心的一個問題,而這部分除了人事之外,還包括說專業度的部分,包括說他們去瞭解一般人的這樣一個處境的部分,這部分是我想講的發言,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