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補充一下,謝謝這個副召集人,其實他講的都是正確的,我們講這個部分,但是我現在提到的並不是說您所提到的這個情況,而是現在我們呈現實然,因為法律所造成的實然的這個情況,所以為什麼要修法的原因在這裡,因為它造成法律的規定造成最高法院成為事實審,因為它介入事實的這個部分,所以一定要修法,我剛剛一直在強調一點就是,程序法一定要先行的原因就在這個地方,那裡頭講到,當然違背法律,它就是有幾個例子出來,我們剛剛講到理由不備、理由矛盾,它當然就是一個當然違背法令它就可以上訴第三審,而且這個地方會牽扯到我們剛剛何副召集人所講的,你會講到說所謂事實不明的這個情況,這個是向大家報告,很多的現在所造成的狀況都是因為法律所造成的,那麼法律所造成的這個情形我們要去改善它,我們要去找它的根源,我們要去處理,我們要去修法,那也是向大家報告的就是說金字塔化。

我相信剛剛所有的那個發言通通都是一致的,我們也都希望說,包括我自己本身都希望說最高法院是個嚴格法律審,而且最高法院的法官也不一定要像現在的這種方式的選擇方式,因為以現在法律的規定你就可以去找很多人才,包括一審、包括二審,包括外面的教授包括律師同道都可以,那剛剛何委員提到的一個問題,假如說張理事長他一定會反對,因為你講說嚴格的法律審,你就直接去找法院,其他的部分你就不要去理他,這個問題在現行法上是不可能做到的,這個就像剛剛一定要提出來講,就是為什麼一定要修法的原因就在這個地方,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