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還是講就是說這樣的主張並不是人事鬥爭,而是一、二審法官對於自己所謂的升官前途的一種自我閹割,講白話一點啦齁。所以大家不要認為說,我不希望社會誤解說好像基層法官在鬥爭最高法院的法官,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哪有說鬥爭,現在大家都可以升官,結果鬥的結果就自己就不能升官,所以絕對不要認為這是人事鬥爭。第二個,我認為這是功能分擔,也就是說將來分擔之後,事實審的法官也要問責,不要把全部的責任都丟給最高法院的法官,那這回應剛才鄭院長講的說要修法,其實我們的訴訟法裡面,這些第三審上訴理由都是違背法令啊,是最高法院把它解釋的跟事實扯在一起,不好意思幫我放一下剛剛提到那個性侵的判決,我用兩分鐘把那個案子,因為那個案子只有更一審,沒有更八審,所以我確定兩分鐘是可以講完的啦齁,幫我播一下那個放片。

那我還是要講至於剛才那個蔡院長有提到,還有剛剛鄭教授、陳教授都有提到說,這個組織的變革跟配套措施訴訟制度,我認為是可以並行,你說它先行也好,我認為並行也好,但是你如果不動,它永遠就告訴你說,我有這麼多案子,我不動。可是你把它組織員額改變了,它人員這麼少,它自己就會去進行嚴格的法律解釋,因為它現在一大堆,所以它就把案子解釋成這樣,不好意思,我很快把這個性侵案子確實是各位經常會在媒體上會看到很聳動的標題。下一頁好不好,下一頁,這是白玫瑰那時候的照片,再下一頁,這個是聯合報當時的在報紙上的法官一個不聽、一個不說、一個不看,就問那個兩歲的小朋友說,你到底有沒有說不,很白痴的畫面、很白痴的漫畫,就覺得法官很蠢。再下面一頁,之前我們的法律是這樣說,強暴脅迫讓他不能抗拒就要判五年,然後呢,只要未滿十四歲,就跟前面一樣,你只要是未滿十四歲的也是五年,從前,88年之前,我們的性侵法制是這樣,再下一頁,然後被婦女團體改,婦女團體在立法委員、立法院去遊說,那遊說的時候呢,本來是不能抗拒,他把它改成難以抗拒,然後後來改成違反其意願,這個所謂的違反其意願就是那個時候在二讀的時候修改,一讀也沒有出現過。

下一頁,再下一頁,這個修法的議事紀錄我都請各位在報告裡面,各位自己看吧,再下一頁,一直到下面,這些都是立法院議事錄,這個好,修法的結果以後,我們現在變成性侵有三種東西,第一種,就是違反意願要判三年以上。第二種是違反意願你又對未滿十四歲的,哇那要判七年以上。第三種是不違反意願,但是你是對未滿十四歲的,那也要判三年,我們現在的法律被改成這樣,從前的法律就是強暴脅迫五年以上,十四歲以下的也是強暴脅迫,我不管你有沒有用強迫,也是五年以上。但是現在改成這樣,違反意願三年,違反意願你又對十四歲、未滿十四歲的那要判七年,不違反意願而你對未滿十四歲的也要判三年。

再下一頁,再下一頁,再下一頁,這個是條文,那我認為婦女團體把本來客觀判斷的難以抗拒改成這種主觀的要件違反其意願,這才是法官在斤斤計較有沒有違反其意願,不是我愛斤斤計較,是你的法律改成我必須去考慮,因為它三個效果不一樣啊,這種修法被林山田教授批評很嚴重啊,他說根本就違背強制行為的本質,違反意願不代表強制,講簡單一點,林山田教授的批評就是這樣。

再下一頁,那請各位看這個案子,92年這個小朋友是出生,A女是92年出生,94年這個被告呢,就把她抱在腿上然後對她的下體搓揉,然後就猥褻,她這個小女生是92年生的,案件發生的時候是94年,所以兩歲。再下一頁,地方法院怎麼判呢?地方法院判說,A女才兩歲,根本沒有發育完整,因此被告做猥褻行為,雖然不是強制力,但是顯然可以判斷是違反A女的意願,因為她才兩歲嘛,好,地方法院就這樣判。再下一頁,高等法院台南高分院維持,再下一頁,最高法院撤銷發回,再下一頁,最高法院說本件原判決,沒有認定有什麼什麼方法,或違反其意願,只是說A女只有兩歲怎樣怎樣怎樣,就說這樣是違反意願,其所持法律見解,自欠允洽,難認適法,99年撤銷發回,它說不對,好,撤銷發回。

再下一頁,撤銷發回以後,台南高分院就改了,改了說,原判決沒有認定強暴脅迫或違反意願方法就這樣寫,所以呢,有問題。因此呢,自欠允洽,難認適法,台南高分院改了,照最高法院意思改了。下一頁,所以判刑結果就是這樣,第一審認為違反意願判五年六個月,第二審第一次上訴駁回,最高法院撤銷發回以後說,這個是沒有違法意願,於是就從五年六月改成一年六月,我剛剛講的,那個刑度差別就是這樣來的,就是這樣來的,媒體就大作文章,說兩歲的小朋友還被法院認為是不違反意願,恐龍法官。

再下一頁,那最高法院,這就是我要責備最高法院的地方,你的擔當在哪裡?前面是照你的意思去改判的,然後呢事情鬧大了,他們就做一個決議,再下一頁,它這個決議,再下一頁,它這個決議就是說,再下一頁,簡單來講它這個決議就是說,只要未滿七歲就算是違背他的意願,那有解決問題嗎?那十歲怎麼辦呢?再下一頁,再下一頁,再下一頁,再下一頁,各位如果有興趣,我附在我的報告裡面,各位如果有興趣你可以自己考慮考慮,假設一個十歲的小女生然後這樣子,因為隔代教養,然後這個鄰居老伯伯跟她很疼愛她,結果她12歲的時候,她12歲,然後很疼愛她看到她長得很可愛,後來提議每次一百塊,然後做猥褻的行為,請問這樣到底違反其意願還是不違反其意願?現在不是要人民參與審判嗎?那這個案子出來,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很難困,因為違反其意願是一個罪,七年以上,不違反其意願是另外一個罪,三年以上,那差很多啊。不是法官愛在這邊做文章,是因為我個人認為是因為你這個不當的立法造成這樣的結果,再加上地方法院的法官的感受就是說,做了判決按照你最高法院判的意思,結果風波鬧大了,你又把它改回來,你又說七歲以下都是違反其意願,那你原先你撤銷幹嘛?這就是我覺得最高法院的員額也要重組,不但成員要縮編,它的成員也應該要重組重新要改變一下,要不然按照過去這種科員政治,等因奉職的循例,我不認為能解決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