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金字塔,我想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剛剛王文玲委員提到的,那到底什麼時候水泥已乾,那麼要用什麼樣的一個標準,讓這個司法院、民間,我想民間應該特別指的就是律師,大家能夠同意,那麼1999年司改其實就是希望說呢就是說要金字塔,一審就是要堅實的這個事實審,那但是呢,就是修法一直沒有辦法過,就是因為民間認為水泥未乾,我認為說就是因為程序沒有辦法完成修改,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呢,如果組織人事就要縮編,當然就是會連累的就是沒有辦法完成。所以這個基本上,我也是贊同就是說原則上是應該要程序應該要先行,那麼這個組織的新制呢才有辦法順利的完成,那麼現在回到了就是說要怎麼樣來認為這個水泥未乾,水泥已乾,這個司法院呢,基本上就是用一些數據,這個就是剛剛林司長也已經使用的一些數據,這個在目前地方法院刑事的第一審訴訟,那麼它的這個判決折服率,從92年到105年,92年是81.19,那麼105年我們已經提升到89.49,已經接近九成,九成的折服率,也就是說第一審的判決,那麼這個當事人他信服就是不再上訴,這個折服率已經高達百分之九十而有上訴的部分,而它的維持率也是從92年59.53,那麼現在已經提升到105年的75.6,像這個十幾年來呢,我記得從這個數據,至少從那個數據來看的話,我認為說一審基本上我不敢說已經乾到什麼,但是我認為說,如果大家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來判斷說這個水泥已乾或未乾,好像說這個數據是一個相對客觀可信的一個標準,那麼另外呢,我們司法院所提到的一些資料呢,其實我們也有提到就是說,我們目前的這一些制度呢,我們對於一審當然就像何委員提到的,我們也有很多年輕的法官,可是我們現在的制度,也就是要採這個合議制,我記得說採這個合議制呢也是可以能夠讓大家能夠對一審有信心。

那麼另外呢我再補充,從1999年當時的第一次的司改,那麼到現在已經是2017年的司改,其實在這裡就是說希望各位能夠信賴我們的法官,特別是信賴我們一審這個年輕的法官,已經可能是跟早期比較不一樣,至少各位能夠相信就是說,我們這個十幾年來,將近二十年來,我們的這個法律呢已經都是吸引非常優秀的人才來讀法律系,可能過去呢認為法律系可能他是志願比較後面,可是現在已經十幾年來這個都是很優秀的這個學子,他來讀這個法律系,那這個我這個最近這幾年我看我們的這一個這些年輕的法官,我覺得充滿這一個智慧,那麼他們也都是對這個社會也都很關心,也都有同理心,我對於我們目前的這一個年輕的法官,其實是充滿信心,那麼這個我也都是認為說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所以我個人認為說如果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真正的判斷說,水泥到底乾或不乾,這個真的是我們沒有辦法像是說用手去摸,這個到底是水泥乾或還沒有乾,但是就是從我們剛剛所提的這些這個數據,還有就是我們最近幾年來的這個法官的篩選等等等,我覺得至少這個是一個相對的讓我們可以看得到的一些的標準,希望說能夠讓各位有信心能夠投下金字塔一票,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