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其實從民國88年的司法改革會議那時候就提到說整個訴訟制度要改成金字塔的制度,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八年囉,其實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所謂的訴訟制度改成金字塔的制度,它的主要目的是什麼?難道只是在消化積案,然後讓訴訟變得更經濟而已嗎?它在人權保障上是不是真的有做到什麼樣長足的進步?當然我知道我們在討論原則性或是制度性的問題,拿個案出來做比較或者拿來攻擊的話是不太公平的,而且也很容易以偏概全,但是站在像王文玲委員、孫友聯委員、陳俊宏委員,我們這些非法律人的立場來講,我們所憂慮的所擔心的是,如果說事實審它就只有一審,它是不是真的能夠做到所謂的堅實,還是說它會阻斷了讓事實更被探究的機會。

還是得講個案,徐自強的案子、蘇建和的案子、鄭性澤的案子、流浪法庭三十年的案子,沒有那樣的反覆的沖洗,那那些真正的事實能不能發現,速審很快,一審就認定事實,二審就槍斃的江國慶,就斃掉啦,那所謂的一審、所謂的堅實的事實審,如果只是阻礙了事實真正被發現的機會,然後讓那些被誣陷的人,他反而在經過司法的訴訟,他反而求助無門,沒有辦法得到他的清白,這個是不是我們真正的要的,我們如果真的希望建立一個所謂金字塔型的這個訴訟制度,我想要請教的司法院或者是最高法院,我們要怎樣確保這個事實審,它是真正的堅實,真正的能夠發現真實,我想這個才是我們最關切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