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我個人研究的一些經驗,不能說結論。那第一個就是說,其實訴訟金字塔在那個1999年的已經就是決議過了,那當然其實前任的司法院長,翁院長任內並不是沒有改革,其實是沒有成功的。那我覺得這次跟上一次全國司改會議不一樣的是,民間的聲音很多,那我覺得說如果說,帶著這樣的社會的民間的一個聲音進來如果我們沒有再把過去以及現在,我講的是大部份社會接收這樣金字塔訴訟的決議去進行的話,同時帶著社會民意去往進一步去推展的話,我覺得司法院或是最高法院可能會,我想會對不起整個外界的期待。那第二個也是說,我個人的經驗是說,其實我同意許院長報告的,我當然沒有實際的去看,但是我個人有去台南地院跟台南最高法院去看,就是每個庭我都去那邊旁聽,那其實我相當同意的就是說,其實反而你看到地方法院的法官是我認為是最認真的,在程序保障、人員保障的是最好的,那最高法院因為我沒有去看所以我不知道,但我想那個是一樣的。

那第三個是我要講的是說,其實最高法院一個非常重要的是,你到法律審就是統一見解,其實如果沒有統一見解,那個問題會導致很大的,不單只是影響到個案,那你會影響到那個其它就是說不是單一個案,所有的個案都會影響到,因為其實很明顯的,我們一些那個法官就是會看最高法院的見解,或是它的判決或判例。你其實現在有很多種,他要看哪一個其實他不知道,所以當你最高法院一直沒有辦法統一見解,仍那麼多庭的話沒有統一見解的話,你不知道讓下面的高等法院或是地方法院的法官,他們如何去遵循。

所以我想這個訴訟金字塔化,是一定要必行的,如果沒有的話,我們所有的問題會一直累積,一直重複,就如同那個剛剛蔡院長講的,蔡碧玉蔡院長講的,到底是雞生蛋、蛋生雞呢?但是總要踏出那個第一步,那我當然也同意說這要有些配套,但是如果說今天連訴訟金字塔化,這樣的人事結構都沒有變動的話,我想那個第一步絕對沒有辦法踏出去,也沒有辦法像鄭玉山院長講說,那個幾年後就自然就解決,其實看起來不是,翁院長任內花了很多時間精神,要大力的推動,結果導致那個是失敗的,我覺得那個絕對不單單只是說一個很單純的決議,慢慢慢慢就會消失,不是,那是要不僅司法院要很大的魄力,包括立法院包括執政黨,可能到很大的魄力才能讓這個訴訟金字塔化才能達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