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基本上我贊成司法院許院長所提到的,那依照目前司法院的統計數據呢,一審判決折服率已經超過百分之八十九,那一審判決上訴維持率也達到百分之七十五點六,那所以基本上我們應該要相信一審的判決,那因此現在應該是可以進行上訴制度的改造,這個基本上我是贊成的。但是我認為雖然院長說我們要信任法官,我也是信任,但是我認為信任不能取代進步,也就是說不能夠一個案件一個庭說了就算,所以對剛才所列的數據,一審判決上訴維持率百分之七十五這部分呢,上訴法院這四分之三的案件可以採許可上訴制,但是對於髮夾彎判決另外上訴四分之一這個如果是採許可判決,也就是說一審判有罪,二審改判無罪,或者是顛倒過來,這種案件如果是採許可上訴制,因為許可上訴制是極端例外的情形才會被許可,這時候二審一判決之後常常會有說理沒有很完整的時候,我們應該是要很擔心這種情況的,所以對那四分之一的判決我是認為說得上訴,我是認為應該要採權利上訴制。

另外關於如何再簡化最高法院案件負擔的部分,我剛才已經有提到了就是說,可以參考法國制上訴最高法院以兩次為限,如果第二次最高法院撤銷判決的話,應該要自為判決。另外有一點,也可以參考美國法,美國法呢就應調查而未調查的證據,如果不影響判決的話,美國制度是採無害錯誤審查,也就是說如果不影響判決的結果,雖然有應調查的證據而沒有調查,如果不影響判決的結果,這個是要那個駁回上訴的。那依照我們目前刑事訴訟法第380條,也就是把370條所列的事由排除在外才適用無害錯誤的原則去審理,如果是379條所列的違背法令的錯誤的,都是要撤銷發回。但是呢,在379條第10款,應調查而未調查這一款的事由,這個跟事實的認定有比較大的關係,所以我認為這個應該是要判斷說有沒有影響判決的結果,可能會減少最高法院經常撤銷發回的狀況,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