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來自民眾的一個看法,因為我還是想知道我們今天就是要通過什麼,如果我們決定通過金字塔,那是不是還要通過一些其他的配套,所以這個當然是我今天比較關切的。那就回到說,因為剛剛大家提了一些,我其實是一個外界人,我其實不是太理解這個制度,因為剛剛有提到如果今天配套是要去修法,那我們當然就是要提,我們到底是要修什麼法,還是說這個其實在司法院內部其實就可以做這樣子的一個事情,我大概是從這兩個觀點。那我是從因為我們社會科學我們還是從數據來看,我如果看沒有錯,這邊就是說第一審訴訟的案件折服率是89.49,那表示大概就是一成的人會到最高法院去,那如果你再看最高法院的數據,真正跟我們剛剛一直在提,最高法院到底做什麼?如果它做法律審,那是不是就是指判決不適用法或不適當用法,如果你只看這兩個類,其實就是只有10%刑事,民事是16%,那表示最高法院其實花很多時間在做非原來我們期待它做的事情,那如果你用這樣來看,幾乎你可以猜到把其他80、90%的東西拿掉,它們根本應該沒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我先講這個東西,就是說就這個數據來看,如果最高法院依照法規,它本來只做法律審的話,其他按講這些類應該不會在統計裡面出現,這是第一個。

那第二個我覺得,剛剛提到好像金字塔早就已經同意了,那為什麼一直沒有做?也不是沒有做,就是說一直在做些改革,但是真正的改革其實是人事的部分,因為剛剛好像提到的都是制度改革以後才會增加一些效率,可是一直沒有提到人,我其實不知道是什麼問題,那是跟組織法有關嗎?那是不是我們規定了組織法的人事還是怎麼樣?那我根據這次司法院提出來,它有提了一個就是說,那是不是我們為了要堅持第一審的事實審,我們是不是要把二、三審的人力移到一審來?那像這樣的人力調動是需要修法嗎?還是不用?因為我們在社會科學社會政策上面來講,所有制度的改革不可能是創造一個新的制度,它永遠都是漸進式,那有沒有可能根據司法院提出來這個人力的調動,如果它不需要修法就利用剛剛有提好像是五年,是不是?五年就應該要把人力往下調。那當然我不知道這會不會又牽涉到各級法院它所謂的,剛剛張委員講說是不是一個升官的概念?因為就我的理解法官判案就是判案,應該沒有所謂,你知道跟我們行政體系講那種升官應該不太一樣的意義,但我記不太清楚,但如果我們今天講這個金字塔我們一定要做的話,那如果都要牽涉修,像組織法如果要修那就去修,如果不用是不是我們就是通過讓司法院就是說,其實你就應該要去做調動?因為今天的第二個是提到說,終審法院的選任程序,那我個人覺得你訂了選任程序,你把精力都花在這個地方,最後你會花很多時間在選人,然後其實我們是要砍它,我們要把原來那麼多人要砍成少數的人,那為什麼不先做調動,然後再來處理選人,我只是提一個邏輯上的看法,因為「如果」你一次往下調動,它人數其實就逐漸在減少,那那個時候,是不是留下來,因為如果最高法院有一些法官,像張委員提的,特別愛對事實作審查的,是不是就把他調到一審去?因為他對事實的審查特別有興趣,他對於法律解釋他沒興趣,那你幹嘛不乾脆把他調下來?那如果不影響他的薪水,是不是有可能這是一個做法?那當然就是我覺得只要在台灣牽涉到「人」,它真的很複雜,那院長可能就要承受很多這方面的壓力,但我只是覺得我們與其再等十八年,就是現在要動,也許我們通過一個什麼五年內請你達到這樣的調動,那至於選任這件事情,其實它是要從長計議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