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可以再重申一下我剛剛的說法,第一點就是說,我剛才也強調我們現在都非常重視關於怎麼強化事實審,但是強化事實審跟怎麼樣透過組織金字塔來解決,我覺得這兩個議題是不同一個,也就是說組織能夠金字塔,增加第一審的人力,這當然是一個重要的一個改良,但是其實我們現在擔心的就是說,這個問題本身怎麼樣強化事實審的堅實基礎,那個圖像如果能夠更清楚,其實不單單只是增加人力這件事情,而是需要我剛剛講的,為什麼我剛剛會提到說剛剛蔡院長有提到關於法官的結構的問題,或者是我剛剛談到,是不是未來在檢察的體系的一些運作跟這些相關改革的配套,所以我上次才會建議說其實我上次有跟一位籌委提到說,事實上有一些議題是跨組的,那針對這個議題本身其實事實上有沒有可能我們透過籌委會,讓很多的跨議題的議題可以一起來討論,我覺得那樣我們今天,各位擔心的那個水泥有沒有乾的堅實的基礎,那個圖像會更清楚,因為我個人是比較擔心光是從組織人力擴大這件事情,是不是就能改善事實審這件事情本身,我覺得還是需要有其他的配套,那我想這是我剛剛提的主要的理由。那第二個是呼應剛剛鄭委員所說的,就是說因為今天張升星法官一直在強調說法院的升級好像是一個升官的一個概念,那現有的終審法院的升遷文化是這個樣子的話,那如何去調整二、三審的人力到第一審,因為我查了一下,看到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三十六條,它有說實任法官除了調至上級法院者之外,非經本人同意,不得為審級之調動,那這邊表示是說,好像在法規上有這樣的規定,那實務上大家把它分成是一個升官,所以在人力的調整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