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後一點,鄭院長提到說這理由不被那個理由變成混到事實審,但是問題是最高法院自己把理由不備放在事實審上面的理由不去處理,不是放在法律的理由上去處理,所以這個問題是不是最高法院自己製造的問題?包括發回更審,讓這個案子來來回回,變成案子非常多,非得用很多人不可,這也是最高法院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那麼現在第二個是,剛剛張菊芳委員剛剛提到說制度面執行的問題,我想這個大概就是像上一次上個禮拜六第一組所討論到的證據法則鑑定人,法院對鑑定人或者是專家證人不准許的情形,換句話說,那裡都是法院違背直接審理所造成的,不曉得您講的是不是就是在程序進行的當下,沒有遵守正當程序所造成的,很多問題是沒有遵循正當程序所造成的,那麼是不是您所說的執行面?假設不是您等一下再說,如果是的話,現在的問題就是說,我們要從制度上去改變,然後迫使執行面改變,而不是等說哪一天,到水泥乾了然後再來處理,制度是可以幫忙使這個執行面的,就是幫助法庭落實它的正當程序的實踐的,以剛剛李委員講的所謂不縮編,這個我比較不同意,我認為如果他不能夠承擔,是因為他的助理太少,法官每一個人都在當助理,自己在當助理,那他當然就做不來很多事,如果法官員額不多,但是給他大量的助理去幫忙,那效果會不一樣,就向法院要遵循正當程序也是,如果助理的員額夠多,對案子的研究已經夠清楚,那麼法官來主持正當程序的進行也會比較容易做到,所以如果要改變的,像第一審、事實審讓他很堅實,那一定是結構的改變,然後人的金字塔它本身就是,不是法官很多,而是助理很多,法官的助手很多來幫忙,那它自然就能夠精實。剛剛范委員所提到的說,剛好提到好幾個都是死刑案件,這不是都是現在的狀況製造出來的嗎?那你如果說,他們都這樣了,那我們再改現狀怎麼辦?不,要改現狀就是要讓這種現象不再出現,所以制度的改變是重要的,那程序跟訴訟制度跟組織,因為我們到今天為什麼要來開這個國是會議?就是它必須同時處理,已經沒辦法誰等誰了,這是我比較認為是這樣,不然就不會來開這個國是會議,所以我想這兩件事情是要同時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