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最後我們就請(被打斷)

許玉秀第四分組召集人:

對不起,我還要講張升星法官剛剛講的那個非要澄清一下,您對於妨礙性自主罪的理解,對不起,是錯誤的,因為我們法律改變,但是法官的腦袋沒有跟著改變才會造成這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