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真的非常多,其實我真的都忘了,我等一下回應不足的地方我請我們的秘書長幫我再做一個補充,那麼首先我想針對幾位委員我覺得是像陳俊宏委員或者是王文玲委員或者是范立達委員,我的印象好像就是有提到why為什麼我們要金字塔,金字塔到底是不是只是為了效率嗎?等等等,我認為效率固然是有可能,但是我認為in the long run最後他其實也是人權,當我們把重兵都放到一審,然後讓整個事實審能夠更堅實,其實這樣的話我們更不會有冤獄,如果再搭配我們的配套的措施,就是像強制辯護,其實還有我們會再進一步,就像「無罪推定」,「無罪推定」這也是憲法的一個原則,我們也會再向我們的法官強化這個「無罪推定」的重要性,還有什麼科學辦案,其實我們整個非常多的司改,司改其實很多就是要提升我們法院的公信力,我們司法院目前也要減輕法官的負擔,我們有很多的制度面是讓法官疲於奔命等等,像這些都是可以整個讓我們法官能夠重兵在那邊,把他的精力集中在他所需要的事實的認定上,最後它還是人權的保障。最後提到就是說,到底人事跟程序到底誰先行,或者是同步,那我還是認為說應該是程序的變革應該要比人事變革應該要先行,那我個人的理想,可能就是以後的最高法院縮到十個或者十幾個,如果說現在要同步,那同步的話,我們有七十幾個最高法院的法官,那我現在如果馬上就同步的話,我也是同步訴訟程序的進行,同步把組織馬上就同步來實施,一下子七十個掉到十五個,可是我們舊案怎麼辦?甚至當我們組織的新制(聽不清楚)也不無可能也要有一些過渡的條款、過渡的時期,所以我是用比較保守的,就是說讓訴訟的新制的實施,我是說最慢五年內,也有可能不必等到五年,也有可能是兩年三年裡面,在這兩年三年內,根據舊的程序法的舊案,已經上訴到最高法院那些舊案,能夠在兩年、三年都能夠結淨的話,我們也有可能馬上就實施人事的一個新制,人事的新制當然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目前最高法院的法官他可能就不再是最高法院的法官,因為人事上已經會縮編,所以總之我在強調這個可能,我也呼應鄭院長所說的,如果根據我們訴訟程序的新制,那案件不會有那麼多的今天這樣也一定會有在需要是怎麼樣都(這句話聽不清楚),這是邏輯的一個必然,那麼那個李念祖兄,你那個這一個,所提的最高法院不必原來必縮編,我想這是你的一個創見,你現在是希望把地方法院跟高分院全部變成是一審,然後把現任的最高法院變成二審,那我的過去閱讀您的大作好像是這樣子,可是大法官就變成是第三審,我認為說這個問題可能會更大,因為我們時間所限,我沒辦法更多,我現在是不是讓我們呂秘書長作補充?

許玉秀第四分組召集人:

對不起,我想建議一下,我想不會明天訴訟法就修正通過,也不會明天十五個人或者是十個人的目標就達到,我所謂的「同步」就是說,你在這中間一定會有一些處理的,比方說讓他的增加不那麼快等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