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因為我們時間最後要結束了,我想在結束之前,我是想說今天的會議將近四小時,應該要有一個具體的結論出來,那這個要怎樣的具體結論,就是需要各位的智慧。第一個,就一九九九年的話,就今天所討論的議題,已經有具體決議,那也有施行,但是沒有完全成功,那今天又在會議中間提出來,提出來的意義是什麼?提出來當然是讓大家瞭解說,司法院自己本身也有立場,作為一個算是司法政策的話,我想主事者、院長自己本身應該也有政治的責任在那邊,當然我們今天的決議本身的話呢如果跟他想推動是有關係的,而且是相似的話,當然對他是有點助力,因為有我們的背書,或者是說我們不支持,那這部分他就變成一個困境,一方面他覺得他應該要推,可是我們一方面又不支持,那就是另外的事情。那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繼續支持,大家今天在談,為什麼一九九九年就要弄一個金字塔型的訴訟制度,剛才其實許玉秀委員他當時就有講到,就是可能是剛才利達提出來的一個質疑,可是當時就是看到了有那麼多這些冤案,就想到為什麼這些冤案會造成?我們那麼龐大的司法組織,它為什麼會造成冤案?那就發現配置有問題,所以後來慢慢調整、改革,所以我相信大家也應該可以理解這樣一個合理的訴訟制度的設計,應該是要往這條路上去的,就像我們如果看病的話,我們到急診,我們也很希望急診室的醫生他不是實習醫生,他是能夠真的馬上幫我們解決,馬上幫我們對症下藥的一個好的醫生,我想人民到法院來他也是希望如此,誰願意花那麼多時間、那麼多金錢去打一個訴訟,我很希望一個訴訟一次就解決了,如果我期待說如果全部都要一直上去的話,而且我認為是到終審才能真正的幫我解決,那我前面大概就是虛應故事,所以應該不是如此,那我們設計的制度也不應該是如此,所以我相信大家應該可以支持,但是就像各位委員提出來的,就覺得之所以沒有成功,水泥未乾,是有很多的理由,那今天我們大家談到的幾個有些配套措施的要求,這些配套措施的要求有助於,也不能說一定就可以把它解決,只能說有助於,所以我們是不是有可能另外一種決議就是,我們可以支持,但是希望在進行這樣子的調整的時候注意到這個配套措施,我不曉得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大概就這幾種,可能三種選項,那我聽起來大致大家會比較支持第三種,就是要有個配套措施。陳俊宏委員提到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我也很抱歉沒有跟各位報告,就是在籌備會議中間籌備委員會有提到,有些確實是一個整體性的,所以需要有跨組的一個解決,已經有了,譬如說我們已經知道副執行秘書好像已經針對司法資源的合理配置這部分就要有一個跨組的討論。

陳俊宏委員:(1:57:01)

我一句話補充一下,我們四月十七號開籌委會,裡面有一個討論的題目是跨組會議要怎麼開,其實已經排進去要討論了。